煤球堆里的国宝级青铜器,竟被当废品卖掉!

1968年,天津市文物清理小组在接收王玉荣的文物时,发现了一件稀世珍宝西周青铜禁。遗憾的是,当时这件国宝已经被砸坏,其中一部分铜片竟然已被当作废品卖掉了。

上世纪20年代,军阀党玉琨曾在陕西宝鸡戴家湾盗掘古墓,发现了3件青铜禁。这件青铜禁便是其中一件。当时陕西也和全国其它当地一样,处在军阀混战的紊乱时期。大小军阀各自为营,扩大实力,而又军费严重缺乏。在此状况下,他们便大举盗掘古墓葬,以筹措军饷。军界三大“盗宝枭雄”靳云鹗、孙殿英、党玉琨就是在这个候发家的。

党玉琨究竟盗掘了多少宝藏,这些宝藏如今流落到了哪里?这些疑问,很难再找到一个清晰的答案。如今流传下来关于党玉琨在戴家湾盗宝的文字和相片材料,基本上都是来自时任陕西省政府主席兼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装订的一本册子。这些宝藏和宋哲元又是怎样发生关系的呢?

1928年9月,党玉琨盘踞的凤翔城被宋哲元攻克,党玉琨在乱军中被击毙。攻克凤翔后,宋哲元缴获了党玉琨盗掘的珍贵文物近百口大箱,由专人押运西安。后来,宋哲元出任平津卫戍司令,并安家在天津。他将党玉琨盗掘的文物运到天津后,一部分卖掉,用来换购武器;未卖掉的,则一直存放在自己家中。

1941年,日本发起太平洋战争后不久,占据了天津的英租界。日军抄了宋哲元的家,这些文物也就落入了日军之手。后来,宋哲元的三弟宋慧泉经过请客、送礼、托人等种种手法,又从日军手中拉回了部分文物,其中就包括一个青铜禁。(注:党玉琨当年盗挖的另两个铜禁已下落不明。)

解放后,宋慧泉的两个老婆分家,这件青铜禁及其它一些文物分归小老婆王玉荣。王怕再次被盗,就故意很随便地放在屋前公共走廊的一个脏旧木箱内,还往青铜禁内放了不少的煤球。1968年,天津市文物清理小组在接收王玉荣的文物时,才发现了它,并从天津市炼铜厂成功追回了一块残片,经拚对,确是这件青铜禁上的一部分。

时任湖北巡抚的收藏家端方获得西周铜禁后与众官员一同鉴赏

之后,文物整理小组将砸坏的青铜禁送到中国历史博物馆请专家修复,用了约一年的工夫,才将它修复如初。如今,这件青铜禁已成为天津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